你的位置:主页 > 皇冠现金官网 >

从杜琪峰《三人行》的慢镜头说起

2020-07-08 | 人围观

  观影《三人行》三遍之后,早晨想起这部电影,在记忆里的是悍匪张礼信的那个慢镜背影,仿若在空气中瞬间凝固的奔跑动作,像是在暗处有一个开关,将本可一气呵成的动作一帧一帧缓慢定格,钟汉良推门时那两块背肌的性感简直没法儿忘啊。

  很多人吐槽《三人行》的这一场慢动作习练,然而这段慢动作镜头对我来说自成魅力。如果说影片前面部分是一言不合就要爆发的紧张,那么电影高潮的这一段爆发是轻快的。人物还没有找到出路,但这场欢快将压抑了大半时间的电影推向一场轻微的释放。

  在这个慢镜头里,一刻又一刻时间的凝固,医院小社会的众生相纤毫毕现,惊惶之中,钟伯依然开心食,夫妻正在经历死亡带来的分离,西装革履、或带着“信仰”而来的“牧师”和带着“法之正义”而来的“律师”冷面放着枪,游戏青年推着瘫痪的年轻人在枪弹里迂回求救,医生惊诧,护士奔走或藏身……时间定格,带着情绪的各色人物在狂舞,没想到杜琪峰是这样浪漫的杜琪峰!精心的走位设计,很难不使我联想到西方一些古典油画里对众生人物的描绘。丰富的肢体表现,以人的肢体放缓来摆脱特效慢镜,有种别具一格的舞蹈韵律感。反常规的配乐选择,用反差的形式,将导演想要说的道理尽藏其中,这一场慢镜的浪漫与华丽似乎要冲出银幕。

  华丽只是外表,内里是小社会的百态人生与夹杂着各种情绪的惊惶。这一场慢镜里,美术、舞蹈、音乐,关乎艺术的所有元素都完美融合在一起,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展现在警匪片《三人行》的创作中,形成杜琪峰的风格。你可以否认这个超过200号人物一起慢动作表演的长镜头,但不可否认61岁的杜琪峰仍然在创新。

  除了这场值得称道的慢动作长镜头枪战,影片中医警匪的相互救赎是让人深思的。在高空捞人这个情节里,开始是医生救匪徒,再是警察宿命论地“杀不了”悍匪,加入拯救悍匪的行列,再后来是悍匪在警察将要坠落的瞬间抓住了他,在一般观众的眼里,真是狗血!这看似狗血的背后却有深层逻辑。医生的执念是救人,她被悍匪愚弄也正是这种职业道德或长期处于渴求成功渴求被香港社会认可的状态下造成的,看着瘫痪年轻人站起来她释然了――她以高风险的手术来寻求成功,表面是在帮人,其实是内心对成功的渴求,病人能好好活着她也就释然了。警察的执念是抓匪徒,虽然不惜犯法来执法,但最后枪却也不听使唤,当悍匪的枪掉落,他回归一个“正常”的警察,逃犯已无反击之力,执法应回归正轨。匪徒的执念是逃跑,说贼爱黄金不爱兄弟,只是一种障眼法,但凡香港黑社会最重的一个义字,当悬空的他被警察救起,聪明若他不可能此时将警察扔下,在困境之下仍能将一众人等掌控于手中的他,他不可能“趁人之危”,因为他自信得嚣张。三人之间的救赎如此完成。最后悍匪与左邻床的病人一样口眼歪斜,最初以心算计以为将全局掌控最后却被自己误,終被人生的黑色幽了一默。

标签:
Top